警钟长鸣丨来看这些痛心疾首的忏悔话语

时间:2017/09/07 10:39:19 阅读次数: 作者:

警钟长鸣丨来看这些痛心疾首的忏悔话语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时间:2017-09-06 15:10

 

忏悔录

五年猛药去疴、重典治乱,一批批违纪违法的党员干部受到严肃惩处,为自己不该有的行为付出了沉重代价。

“前车之覆,后车之鉴。”这些落马官员蜕变沉沦的人生轨迹发人深省,痛心疾首的忏悔话语直抵人心,犹如“活”的反面教材,给人以有力警示、有效镜鉴。理想信念莫动摇

白恩培(全国人大环资委原副主任):慢慢随着职务的提升,再加上环境的影响,考虑自己的就越来越多了。尤其是2005年以后,自己也60岁了,又生了一场大病,这个时候思想就抛锚了,就追求物质的金钱的……理想信念丢失了,精神追求没有了,突破了做人的底线,连法律的红线也触摸了。

黄兴国(天津市委原代理书记、原市长):理想信念动摇,打自己的小算盘,出问题了,私欲膨胀。根本的原因,根子上是这个问题——丧失了党性原则,一步一步地放松自己,才走到今天。

李春城(四川省委原副书记):我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,就是这些罪行和错误发生在我身上,它居然带有必然性。我一直有这样一个思想,就是在这个时期,干部队伍出点小问题是难免的,但只要干事业就“大节不亏”,实际上意味着我对廉洁自律,对党风廉政建设从思想深处就重视不够,因为最根本的一个要求,不但要干事,你还要干净。

宋勇(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):我放弃了政治坚守,陷入了精神迷境。我对共产主义的信仰发生了动摇,入党宣誓时的热血基本变凉了,最后变成无法医治的“败血症”。

公私界限得划清

聂春玉(山西省委原常委、秘书长):开始的时候有这个拒收的这种情况,随后就是有选择的,一部分人关系好,比如说咱们关系密切,我收,关系不密切的不收,再发展把这个收钱收物不当成多大的事,这个底线不能破,破了以后就收不住,破一次就收不住。

杨卫泽(南京市委原书记):一开始的想法就是不能沾,到后面就好像小的东西收下以后,等于大家之间也建立个关系……不要把人家拒之于门外,到最后就成了不收白不收的状况,所以最后变成了不可收拾。

季建业(南京市原市长):随着职务的提升,权力的变化,地位的提高,自己的党性修养、人生境界没有同步提升,相反私心杂念在灵魂深处滋生膨胀。……私念像精神鸦片,麻痹了我,使我灵魂出窍,闯下大祸;私念像脱缰的野马拉着我奔向深渊,私念、私欲成了毁掉我人生的导火线,成了万恶之源。

吴俊平(山西省吕梁市煤炭工业局原局长):总的来讲还是一句话,自己把这个线没有划清楚,哪些是正常的礼尚往来,哪些是违规违纪了,一种社会上不正常的现象,多了,就看成是正常了,所以这是犯错误走到这一步最大的根源。

心存侥幸要不得

倪发科(安徽省原副省长):我总感到辛苦了一辈子,应该到了老有所乐的时候了,应为老人尽点孝心,为子女尽点责任了。从而忘记了党纪、法纪,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,把上述问题看成是官场上普遍现象比比皆是,法不责众,没什么大问题,这种侥幸心态铸成又一大错。

魏健(中央纪委第四纪检监察室原主任):我形容我是锥心之痛,现在想起来还是很多地方是感觉很追悔的。说到底根本的就是什么呢?还是私心,我这个私心还是比较重的。人有犯糊涂的时候,也有抱侥幸心理的时候。

吴邦发(海口市琼山人民医院原院长):我之所以堕入犯罪深渊,主要是侥幸心理作怪。在花花绿绿的票子面前,我迷失了方向。那一捆捆百元大钞,就像一朵朵美丽的罂粟花,往往诱使人产生不会有人知道的侥幸心理。正是这种侥幸心理,将我推向了犯罪深渊。

高祝杰(天津市西青区西营门街原党委书记):还有侥幸心理,觉得部门这么多,领导干部这么多,怎么会查到我呢?掩耳盗铃吧,欺骗组织,也欺骗自己。

两面人生行不通

王敏(济南市委原书记):台上一套,台下一套,说一套,做一套;人前是人,人后是鬼……夜夜难以入睡,几乎天天半夜惊出一身冷汗。白天常常魂不守舍,省委通知开会,怕在会场被带走;上班时怕回不了家;上级领导约去谈工作,也怕是借题下菜。

周良洛(北京市海淀区原区长):游走于两个情趣之间,过起了“两面人”的生活。由于自己政治上有追求,两种思想道德在自己身上有斗争,这些年是在两种完全不同的生活中切换。在工作岗位和同事们眼中,是正儿八经的领导干部形象;在业余生活中,在相当多的时间和家庭里,读书、运动、一副正人君子形象;在放松的时间和特殊的场合,依然纵欲而为。

武长顺(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、市公安局原局长):白天一个面孔,晚上一个面孔,就是说在大庭广众之下,就是自己阳光的一面,自己正人君子的一面。

贪念一起悔终身

苏荣(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):不仅毁掉了我自己,也坑了老婆,害了儿子,将全家带上经济犯罪的深渊。他们如果不是书记的老婆,书记的儿子,没有我这个省委书记,什么都干不成,不会出现这个问题。

刘铁男(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):起诉书列举了一件件触目惊心的事实,在这些事实面前,我每每看到起诉书,都在反问我自己,这是我吗?怎么会到今天?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这是哪里呀?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?……每天我都生活在忏悔之中,每天晚上我都要吃安定才能睡着,睡觉之前想着这些事,醒来就是这些事,太痛苦了!

谭栖伟(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):我长期在基层工作,我知道我受贿上千万,这个分量何其沉重。曾经自己在做领导干部的时候,信誓旦旦、振振有词地讲话、表态,如今真是已经成了笑料。我真是感觉到对不起党和人民的培养、教育,对不起领导和同事的信任、支持,对不起父母的养育、期盼。

张引(徐州市政协原副主席):面对自己大量违纪违法事实,我时刻反思自己,反思这些年思想蜕化变质的轨迹,剖析灵魂深处,清扫层层污垢,越是深挖,越清楚地看到我腐烂的根源。……漫漫长夜,我无数次身坠悔恨的海洋,纵然是沉入海底,又怎一个悔字啊!

李华波(江西省鄱阳县财政局经济建设股原股长):就是后悔自己如果不做这个事,就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。像我家里的话,当时我走的时候我父母也在,正是希望我在身边的时候,给他们养老送终的时候,自己还给他们背个这么大的包袱。像我父亲去年过世,我家人也不告诉我,这个事我真的是后悔,真的很难过这个事。